DSC_0544  

這篇打得太慢了 照片後補吧

瞧 都要2013年了?!(現在是美國的2012年的最後一天的下午兩點多

生日的前一個星期五 我跟拿特別在晚上去了一家義大利餐廳提前吃生日大餐

利用之前Groupon買的折價卷我們在那吃了共七十多塊的價值 

服務我們的服務生有個很重的義大利口音 請他推薦菜單的時候 挖 超厲害的

是那種講到口水都會噴出來的熱情服務生 

拿聽服務生的推薦 點了當日特製的豬肉 那是會"fall off from bones"的肉

就是用叉子輕輕戳入肉 還來不及舉起來或做其他事 那塊肉就會自動骨肉分家

我點的是買Groupon時上網看過菜單而決定的海鮮麵(有鮮蝦 干貝 和像九孔的貝類)

兩個人分著吃 很好吃 最後還點了個他們的純手工草莓起司蛋糕

離開的時候實在是身心都滿足:)

 

而生日那天其實沒特別做甚麼 凌晨十二點是在家的床上睡去

一早起來就去上班 公司裡的小孩幫我慶生 鬧我 合唱生日快樂

(最近比較不常叫他們死小孩了 因為漸漸發現他們還是有人性 只是在非常底層要慢慢挖掘...這段話一般人想必聽不太懂 其實很多人的故事都很不可思議 許多事情是想也不會去想到的 改天再寫些這些被法院派來的小孩分享給我的一些改編故事)

回到家門第一件事就是跟拿愛的抱抱 然後摸一摸一呆一笨二貓組

好像也就這樣 

 

聖誕節比較精彩 但也沒多精彩啦XD

X'mas Eve原本邀請了一位朋友來家裡一起吃我們的"提前聖誕餐"

(說提前 是因為原本聖誕節當天早上要上大夜班還加代班到下午 理所當然聖誕節晚上我只能睡覺或懶洋洋地在家混而已

所以幾個星期前就跟拿決定平安夜那天晚上來吃聖誕餐好了

不過我們的朋友 也是經過再三邀請 到平安夜的前一天也還無法確定是否會出席

而平安夜前一天晚上 拿的表哥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在平安夜晚上去他們的家吃火鍋

實在是真的有些猶豫不決 拿當下事先婉拒了 因為畢竟還是得替不確定是否會出席的朋友假設他會來我們家

後來 我聯絡了那位朋友 我誠誠實實的說 拿的表哥想找我們去他們家吃飯

你可以在中午前確定能不能來嗎 那位朋友回的很妙 你們自己去吧 反正我也不認識他們

ㄟ 我好像並沒有順帶揪人啊= =?

不過呢 平安夜當天我們最後還是待在家 因為 我從中午12點半睡午覺睡到下午五點才起床 哈

這就是大夜班的後遺症阿 身體會不知道自己生活在甚麼區域...

所以 平安夜那晚 我還是在家烤了火腿 做了起司馬鈴薯 和隨便創作了一道雞肉菠菜湯烤飯

三樣東西都是直接丟進烤箱烤出來的 哈哈 我愛烤箱阿!

吃飽飽之後 玩了一下Agricola好像就又是趴在床上看節目到睡著

 

聖誕節當天我卻凌晨一點就起床 睡不著了 都怪前一天的午覺有點太長...

聖誕節早上十點 我們去了Little America跟拿的表哥的家人吃brunch

在那邊吃啊吃 呼 人好多 食物 我覺得不多耶

20121225_104521

裝潢很華麗 但是我覺得也太overpriced了 吃個早餐一人含稅快30塊美金

不過..再怎麼說 這餐是被拿的表哥請的 所以我該閉嘴了

吃完brunch之後 我們在要離開飯店時 被一位先生用中文說的一句"你們是台灣人嗎?"給攔下

拿的表哥跟拿都被對方纏上 主要是那位先生有位兒子也住在這邊 念這裡的大學

是在場含我自己三個人的學弟 but so what?

已對一個陌生人來說 講了好久的話 大概20分鐘或半小時

然後拿的表哥的岳父岳母利用小孩子來催人(這招厲害!)

"爸爸 你不要再講話了啦" 這句話把父親給拉走了我們也才成功地離開了飯店

到了拿的表哥家 打了雪球 堆了雪人 聊了下天 一坐坐到晚上十點

晚餐在拿的表哥家吃了他們前一天剩的火鍋 說是剩 但一點都不寒酸

東西還是很多 晚餐的時候 男主人邀請了中午飯店遇到的那位先生和他的兒子一家四口

有趣的是 他們到的時候拿還真的見過他兒子 因為之前對方也在Lorenzo的公司下實習過

這世界也太小了 小的可怕啊

不過我覺得這位M同學很文靜 一點也不向他的父母

我不知道別人的家庭是怎樣 但是我從小長大的家有個家規 家裡絕對不能談政治和宗教

所以當M同學的爸媽開始用我100%聽不懂得台語開始講我100%不懂得台灣政治的時候

我心裡其實熱水已經開始要滾到沸騰點了

而跟M同學爸媽談得很開的拿的表哥的岳父又是全桌最長的長輩

我想就算屋子的男女主人不想聽 也不會去催著結束那兩小時多的政治討論

那兩小時多對我真是度秒如年 因為聽不懂 所以全程是坐在原地像木頭人

我當天又不幸的是凌晨一點多起床就一直醒著 所以吃飽開始腦袋發出想睡訊息

當下真的很痛苦 我若是自己擅自離席 當下解脫自己卻是可能給未來幾天的自己設了圈套

因為拿的家人似乎很會記得這類事情 甚麼晚輩沒問候長輩 晚輩沒出席邀約 晚輩提早離席

晚輩長輩間的互動 誰太早回家 誰跟誰說了甚麼 誰做了甚麼 傳阿傳的很離譜

過去就有幾次經驗 事情傳到台灣再傳回美國最後都變了樣 無中需有的事情被傳了好幾個月

而始作俑者卻是對我來說毫不相干的人 既不是我朋友 也不是我親人 我能做甚麼?

我爸媽在隔了一年後也知道了這些事 媽邊哭邊說我受委屈 爸說不懂我怎能忍受不公平對待

對阿  我怎能忍受? 當時的我彷彿看到了自己的靈魂出體站在旁邊看著爸媽跟我自己

我也在問自己 我在為了甚麼忍? 為了更好的明天? 明天就是明年了 2013會更好嗎?

拿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哪個姑姑哪個阿姨哪個誰會說甚麼而造成他的親戚間對我的誤會

DSC_0475  

恩 回到聖誕節吧 所以回家後拿問我那天過得如何 我說還不錯

但也忍不住碎碎念我不理解為什麼那位陌生人可以大方的像是主客顛倒 話好多

而且 我衷心地認為他很拍馬屁 因為不斷的誇獎拿的電機系是"最好的" 自己兒子念的卻是次的

問拿是怎麼進UofU 拿說是申請到 對方接著回更多馬屁

說很厲害 申請進去比轉學的厲害很多

(老娘就是轉學的 但老娘不認為當初若是高中畢業前直接申請UofU會申請不到)

講了很多我覺得好表面的假話 乍看之下似乎很替自己兒子著想

出發點應該是想要為自己兒子蒐集更多資訊 替兒子鋪路吧

可是 他卻連自己兒子之前念甚麼學校都講不出來

說是college 轉學 問是哪所 說是UV甚麼的

Utah就只有UVU 但是那也是university

更誇張的是 竟然自己兒子幾年出生幾歲了都搞不清楚 "說錯了很多年"

我的心中OS當下是想 這父親真的平日有關心自己的兒子嗎?

連幾歲都不確定 學校也不確定 兒子在哪做實習 實習還是打工都沒分清楚

這兒子是他親生的還是太太的前任生的? 當然我的OS有點過狠 可是這是我當下的想法

我想 我心中有個很大的不平衡點應該是我全程被忽視...

我不是個愛出風頭的人 不喜歡變成大家的焦點

但我想沒有人願意被忽略 尤其這個人參拜了現場每個人

問了每個人的名字做甚麼待在美國多久念甚麼然後偏偏跳過你

心中的另一個OS是 "拜託 老娘比在座的每個人待在這邊的時間還久

俺在美國學的東西不比在座的任何人少你在那不屑甚麼?"

 

 

Anyways 好好的生日聖誕篇寫了太多抱怨文

希望2013年這些忘光光

DSC_0482  

創作者介紹

我是Sherry. Welcome to my babble bubble.

Sherry 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